过年在家看了一场青海电视台举办的联欢晚会,电视里藏族人载歌载舞,歌唱自己的土地,歌唱自己的生活……不由深受感染,觉得藏族的音乐和文化有非常深的底蕴和特色。返回深圳,就在网上搜索藏族的音乐,发现很多藏族歌手都有唱《仓央嘉措情歌》,似乎很经典。起初以为是一首类似《康定情歌》之类的民间歌曲,后来经过搜索,找到许多流传于藏地民间的情歌和这情歌后面的故事:

在经典的拉萨藏文木刻版汇集的66首作为篇首:

在那东山顶上,
升起胶洁月亮。
未嫁少女脸庞,
浮现在我心中。

另外一首脍炙人口的诗:

住进布达拉宫,
我是雪域最大的王。
流浪在拉萨街头,
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

仓央嘉措的身世为他的情诗增添了浪漫而神秘的色彩,例如以下这首诗:

那一刻我升起风马 不为乞福 只为守候你的到来
那一日垒起玛尼堆 不为修德 只为投下心湖的石子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筒 不为超度 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磕长头在山路 不为觐见 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这一世转山 不为轮回 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抒发思念之情的如:

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
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第三最好不相伴,如此便可不相欠。
第四最好不相惜,如此便可不相忆。
第五最好不相爱,如此便可不相弃。
第六最好不相对,如此便可不相会。
第七最好不相误,如此便可不相负。
第八最好不相许,如此便可不相续。
第九最好不相依,如此便可不相偎。
第十最好不相遇,如此便可不相聚。
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
安得与君相诀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表现了出家修佛与追求爱情生活的矛盾。如:

若随美丽姑娘心,
今生便无学佛份,
若到深山去修行,
又负姑娘一片情。

描写初恋的如:

在那众人之中,
莫露我俩真情;
你若心中有意,
请用眉眼传递。

表达爱情欢乐的如:

杜鹃来自门地,
带来春的气息;
我和情人相会,
身心无限欢喜。

关于仓央嘉措

仓央嘉措,公元1683年生于藏南门隅地区宇松地方的一户世代信奉宁玛派佛教的农民家庭。1697年,仓央嘉措被选定为五世达赖的“转世灵童”,是 年9月, 自藏南迎到拉萨,途经朗卡子县时,以五世班禅罗桑益喜(1663~1737)为师,剃发受戒,取法名罗桑仁钦仓央嘉措。同年10月25日,于拉萨布达拉宫 举行坐床典礼,成为六世达赖喇嘛。在此之前,仓央嘉措生活在民间,虽然家中世代信奉宁玛派(红教)佛教,但这派教规并不禁止僧徒娶妻生子。而达赖所属的格 鲁派(黄教)佛教则严禁僧侣结婚成家、接近妇女。对于这种清规戒律,仓央嘉措难以接受。他不仅没有以教规来约束自己的思想言行,反而以宗教领袖的显赫身 份,根据自己独立的思想意志,写下了许多意缠绵的“情歌”。

此时,西藏的政局发生变动。金蛇年(1701年),固始汗的曾孙拉藏汗继承汗位,与第巴桑结嘉措的矛盾日益尖锐。木鸡年(1705年),第巴桑结嘉 措买通汗府内侍,向拉藏汗饮食中下毒,被拉藏汗发觉,双方爆发了战争,藏军败,第巴桑结嘉措被处死。事变发生后,拉藏汗向康熙帝报告桑杰嘉措“谋反”事 件,并奏称由桑杰嘉措所拥立的六世达赖仓央嘉措不守清规,是假达赖,请予“废立”??滴醯圩甲?,决定将仓央嘉措解送北京予以废黜。但于火狗年(1706 年),仓央嘉措被“解送”北京途中,据说行至青海湖时去世,时年24岁。有的记载中说他是舍弃名位、决然遁去,周游蒙藏印等地,后来在阿拉善去世。

但是,仓央嘉措在西藏人民心中占有非常重要的位置。至今,人们都深深铭记着他。其原因并不是因他是至高无尚的六世达赖喇嘛,而是因为他是一位才华横溢的诗人,是因为他给后人留下的脍炙人口的《仓央嘉措情歌》。他在很大程度上以一名诗人的形象植根于人民心中。

(韵华 2009)